对越反击战老兵回忆,没见竹签陷阱,更没遇越南百姓袭击

1979年2月15日,成都军区50军149师接到命令,赴云南方向参加对越自卫还击、保卫边疆作战,归昆明军区前指指挥,担任战役预备队。149师受领任务之后,从2月18日开始,以铁路输送和摩托化行军相结合的方式开赴战区。途中,昆明军区前指根据军委首长指示,命令149师从13军方向加入战斗,归13军指挥,为该军预备队。149师此次上前线,行程上千公里,前后历时6天,于2月21日至24日先后进至越南黄连山省龙金、坝洒地域集结。

2月24日18时,13军阎守庆军长向149师康虎振师长赋予任务:歼灭位于沙巴地区的越军316A师主力;26日,军作战命令进一步明确:149师配属32师95团、炮4师18团、昆明军区独立坦克团3营(欠7连)负责歼灭新寨以东、沙巴地区之敌。康虎振师长决心,集中主要兵力兵器沿10号公路及其两侧实施主要攻击,另外以一个加强团经龙江、班佛向新寨方向穿插迂回,断敌退路,前后夹击,将316A师主力歼灭于新寨以东地区。

对越反击战老兵回忆,没见过竹签陷阱,更没遇到越南老百姓袭击

当天晚上20时35分,447团奉师的命令,加强工兵一个排,防化、喷火各一个班,并指挥445团2营和师侦察连,执行这一穿插迂回任务。部队于25日7时25分从龙金出发,沿孟珊、龙江、班佛、格盖苗这条线路,插向新寨方向。张锡根,时任447团政治处宣传股长,战前负责思想动员,战中负责战地宣传鼓动。

张锡根说,进入战区之前,部队搞教育,重点是越南的地形和敌情。根据上级下发的材料和前期参战兄弟部队遇到的情况来看,官兵们对越南产生了如下印象:那里满地都是竹签子,到处都有陷阱,山上的泉水都被下了毒;越南老百姓全民皆兵,连老人、妇女和小孩都会杀人……这些认识使得部队跨过红河,进入越南境内之后,非常之小心谨慎,甚至有些草木皆兵,风声鹤唳。

对越反击战老兵回忆,没见过竹签陷阱,更没遇到越南老百姓袭击

白天还好,很少遇到越南人,大家看小路两边的景色像旅游观光一样,所以一点紧张情绪也没有,有的还边行军边说笑。可是等到天色渐暗,进入夜晚之后,就谁也笑不出来了,特别是出于对越军和民军游击队袭击的担心,让每个人都变得高度紧张、格外警惕。一路走一路仔细观察小路两边的动静,随时做好战斗准备。天完全黑下来之后,就在小路旁边选择了一片相对平坦、满地磷光闪闪的地方安营扎寨。安排好岗哨值班,大家纷纷进入帐篷休息。可能是因为初上战场心情紧张,尽管白天赶了一天的路,有的人尽管相当疲惫,可睡得并不踏实。

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,张锡根被嘈杂的喧哗声吵醒,他走出帐篷一看,奇了怪了,怎么大部分人都在外头?一打听才知道,原来是一名群工干事做噩梦,突然大喊大叫起来,睡得迷迷糊糊的战士们听到喊叫声,都以为越南游击队来摸营了,结果是一场虚惊。事后电影组有人告诉他,有位干事当时紧张得说话直发抖,手枪都拔了出来,还握着枪管当枪柄,闹了个大笑话。

对越反击战老兵回忆,没见过竹签陷阱,更没遇到越南老百姓袭击

在战斗过程中,准备的开水喝完了,大家也因为害怕有毒而不敢喝山上的泉水。再加上部队有严格的纪律要求,就算附近有种着甘蔗的田地,战士们也不去砍甘蔗,而是强忍着干渴的煎熬。出现这样的情况,既体现了部队严守纪律的良好政治素质,同时也反映出部队战前了解的情况有片面性。实际上,就张锡根所见,他们一路上经过的地方,没有碰到有毒的泉水和陷阱,也没有见到遍地的竹签子,看到最多的,是各种坑道和短洞。

越南当地的老百姓大多数是少数民族,平时也受到京族和当局的欺压,而且有的与我方边民同属一个民族,只是处于跨界而居的状态,很多人是亲戚关系,相互之间一直往来密切,因而给张锡根留下的印象是“还是比较友好”。他们在越南境内转战的过程中,曾经遇到过一些越南边民,男女老少都有,虽然衣衫破烂,但神色中似乎没有什么敌视或者惧怕。部队撤军回国时,他们拜访了一些道路两旁的越南村庄,彼此之间用汉语摆龙门阵,感觉和同我方边境地区的老百姓拉家常差不多。

对越反击战老兵回忆,没见过竹签陷阱,更没遇到越南老百姓袭击

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,张锡根认为,如果我们真的遇到了来自越南老百姓的攻击,从很大程度上讲,那没准就是换上便衣,化装成老百姓的越军。

由于越南重视民军这一群众性武装组织的建设,因而在对越作战的过程中,确实有越南老百姓拿起武器和我军为敌。但是,这样的人到底有多少?这种情况究竟有多严重?是不是出现在所有战场的普遍现象?是值得深思的,历史的进程是复杂的,不是非黑即白,不能一概而论,还是一切从实际出发,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好。

如果非要下一个结论的话,那就是越南老百姓的敌对行为严重与否,主要取决于他的民族成分。

评论

  • 相关推荐
  • 新闻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财经
  • 汽车
  • 科技
  • 房产
  • 军事